离去、归来(上)
擎蜂--BE原创

虐,文渣,不喜勿喷,文风诡异(啥)。
若要吃糖可见『离去、归来(下)』

图源不明,侵删致歉。

战争终于结束了。

Bumblebee一直到现在都还觉得不可思议。

博派的士兵这么少,却还是胜利了,虽然只牺牲了为数不多的几个……但其实,他们的损失不可计量。

因为那几个中,有Optimus Prime。

他为了消灭Megatron和狂派军队,英勇就义。

博派众人十分悲伤,但悲伤归悲伤,战争总还是胜利了。

Bumblebee总是会想起战争中的那些日子。,他无法忘记。战争也好,Optimus也好。

他忘不了。

于是他发现了一个好东西--酒精。

是的,战争结束后一段时间,Bumblebee开始酗酒。

原来在战场上年纪虽小却骁勇善战的他,现在变成了一个酒鬼。是的,一个活脱脱的酒鬼。

在被酒精麻痹过后,Bumblebee总是觉得,他还在战场上,他看见了Optimus。那些该死的幻象淹没了他。他甘愿沉醉在酒精里,因为这样他就能一直和那位可敬的领袖在一起。博派的众人苦恼且悲痛,却毫无办法。哪怕是医术高明的Retchet。

“这是心病。”Retchet如是说道,“酒精会毁了他。”

大家都劝过Bumblebee,但是没有丝毫作用。大家都明白,除非Optimus回来,否则他一辈子都好不了。

Bumblebee会独自一人坐在基地或者酒吧里,整夜整夜地灌醉自己。

现在他就在酒吧里,他感觉自己沉沦在暖洋洋的海水中。他看见Optimus,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温柔而沉静地凝视着他,用那醉人的像汪洋一般的深蓝色眸子,凝视着他。紧接着他哭了,他扑过去,想拥抱一下那人--哪怕那是幻象也好,只要能拥抱一下……然后沉稳的领袖--的幻象不见了,Bumblebee重重地摔在地上,下巴磕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。他的脑袋嗡嗡作响,胸腔和腹部的疼痛一阵阵传来。他顾不得身上的伤和疼痛,因为他又看见了Optimus。那人站在他跟前,冷静地看着他,事不关己的样子。他伸出手,抓住了那人的裤脚。“哦!见鬼!”他听见了一个中年男人粗鲁的叫声,接着他感觉到被人踢了一脚,他翻了过来,手中一空。他有些耳鸣并且眼前发花,但他勉强抬头看了一眼,那怎么可能是Optimus。接着他被人拽着领子拎了起来,周围有细微的惊呼,然后他被人揍了两拳。他猜现在他的样子一定很狼狈。脸上带着泪痕,左脸肿了--他感觉那儿很疼,腹部还传来一阵阵的抽痛。

然后Bumblebee感觉自己被人搂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中,暖得他不想睁开眼睛--而且他也确实没有力气那样做了,他听见了一阵抽气的声音。他不在乎发生了什么,他的脑海里到现在还全是Optinus的影子。他喃喃着Optimus的名字。他听见旁边有人轻叫了一声“Oh Jesus!”他勉强分辨出这是Retchet的声音。那么自己是被战友们救下了?他听见有人揍了刚刚那个踢了他一脚还打了他两拳的讨厌鬼。然后他朦朦胧胧地睡去了。

他做了个梦。梦里有他,还有他的大哥--那个令人敬畏的领袖。那是一个温柔的梦,他梦见Optimus抱着他,很温暖,很温暖……

评论(3)
热度(38)

© 墨陌墨陌墨 | Powered by LOFTER